路边摊:重庆美食届的半壁江山!

你上一次吃路边摊,是什么时候?

某种意义上,在重庆,路边摊儿算一种“可以吃的路牌”。

不论躲在哪个卡卡角角,香气撩人的路边摊都是一道微光,它们是重庆城公开的秘密,是可以期待的邂逅,也是汗流浃背之时流露出来的粗糙和活力。

很多时候,关于重庆的气质和灵魂就深藏于那些卖熨斗糕三角粑的小车中,那些热气腾腾的烧烤摊里,那些跳动的炭火和嘈杂的人声中。

为什我们如此迷恋路边摊

小吃摊是重庆街头一个神奇的存在,散发着油油腻腻的烟火气,在街角召唤着一颗颗蠢蠢欲动的心,拉我们渡过食欲的河流。

在放下工作之后,坐上餐桌之前,来一碗路边的豆花,撸两串街头的烤肉,小吃在片刻间诞生,也在片刻间被消灭―全部过程都只发生在路边,在摊头。

夏日傍晚街头背着书卷的学生党和平日繁忙的上班族三三两两,左手烤串右手啤酒,难道不正是最有烟火气息的交流?

如果不爱油腻荤腥,路边还有简单质朴的熨斗糕、烤红薯…虽然默默无闻,路边摊却绝不逊色于“居庙堂之高”的正统美食,花样繁多动静皆宜,生活的酸甜苦辣顷刻间被吞食、被消化。

路边摊对于味觉的照顾很容易让人形成一种依赖,它们自小伴随着我们,重庆的街头,一定有你无法忘怀的味道。

重庆传奇路边摊,喂饱一代人的灵魂

没吃过路边摊,谈啥子年轻和人生!这几家传奇路边摊,是重庆美食界的摄魂怪!

1

两路口―鬼包子

深夜11点,两路口街边边的馆子开始陆陆续续打烊,然而“鬼包子”的一天,在这一刻才刚刚开始。

一群老食客的准时等候、三两年轻人的集合享受、一个安静灵魂的独自放松,是鬼包子每晚升起的人间烟气。

2

科园四路―眼镜烧烤

白天不懂夜的黑,深夜食堂这种昼伏夜出的家伙,被眼镜儿安排得明明白白……

前一秒秉持铜墙铁壁的减肥意志,下一秒坐在路边边上满嘴流油惊呼真香,眼镜儿烧烤简直是生活中一道跨不过去的坎,只想被它绊倒、喂好、撑饱…

3

两路口―春森路糯米团

你以为我吃的是网红早餐,其实我吃的是儿时的回忆。

走在春森路这样的老街上,总是很感慨,或许是为了这些慢慢消逝的重庆早餐,更或许是为了自己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吧。

4

沙坪坝―情侣麻辣烫

情侣麻辣烫原本是开在重师老校区后门的一个路边小摊,现在搬到了重大B区侧门,因为价格低味道好,饭点的时候还要排长队。

兔子祝愿大家2020能遇到跟你一起吃路边摊吃麻辣烫、一起疯一起笑的人。

5

解放碑―熨斗糕老烧饼

勒熨斗糕就在26度商务酒店的马路对面,靠左有一个梯坎儿,上承和平路,下接中兴路,下行七八级阶梯就到了~

像熨斗糕这样的“老”早餐已经在城市中愈来愈少了,但兔子相信,它绝对不会消失的,只要你我依然热爱。

6

观音桥―扁哥凉面

“王瘪嘴,来碗凉面,我斗在嘞点吃,再带走一份,给屋头幺儿带起”……

观音桥藏了36年的凉粉摊摊,总是让兔子想起小时候,每日傍晚总是拿着一口大碗,坐在楼下的长条凳上,吃进嘴里的每一口豆花,都始终会被舌尖记忆!

7

西政―学林街

西政门口对面的“学林街”,就是美食街中的牛津,堕落街中的斯坦福,西南政法学子不能再低调了!

学林街上一溜的鸡公煲,烤冷面,铁板烧…可以一个星期吃得不重样,真羡慕住在对面的西政人,有那么好吃又便宜的学林街,简直太幸福了。

8

弹子石―袁师傅烤肉

在大佛段正街,没有一顿袁师傅烤肉解决不了的事,如果有,那就两顿。

袁师傅烤肉在大佛段正街开了三十年,摆摊二十几年,门店六年。来往的吃客都是外来人,所以尤其保证菜品的新鲜,卖完就收摊。

深夜路边平凡热辣的市井人生

在寒风中走过街头,沥青路上泛起一层淡淡的油渍,脚略微打滑,人行路上的青砖生出泥巴般的黑茧,电线杆、房子的墙壁上被烟熏得更加斑驳。

漂流的路边摊,总是和城市的优雅过不去。昨夜的失态,在黎明到来前都来不及拾掇。

但是,路边摊包容的,是城市夜晚那些无可归依的灵魂。贫穷或富有,粗粝或精致,都在重庆这座城市找到归属,这是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。

我爱路边摊,爱那个在摊子上撸串喝酒爆粗口的女孩子,仿佛这样就回了血,去应对又一天端着装着的人生

# 今日话题 #

你最爱在路边摊吃什么?

编辑 / 贾玲

责编 / 兔子 主编 / 樊小胖

摄影/唐不苦